头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头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广安胡同占道早市被取缔便民菜站顺利接班

发布时间:2020-10-15 06:20:54 阅读: 来源:头枕厂家

位于广安门内的广安胡同路边,曾有着十多年历史的自由市场以及自发形成的早市。这些市场今年相继被取缔后,让人担心的是,居民们去哪儿买菜?菜贵不贵?服务跟得上吗?

如今,社区交出了答卷:各种模式的几家菜站顺利“接班”,新的百姓生活服务中心正在抓紧建设。

“总体上比以前的菜市场贵一点儿。”64岁的王志军女士,就住在曾经菜市场的附近,“可是菜市场给生活环境带来的问题太多了,宁可多花一点儿钱,让周边环境干净一些,我觉得能接受。”

便民菜站凉爽没异味

上斜街与三庙街交叉的路口是附近的“交通要道”,之前很多年守着路口处的门脸房是一家川味饭馆,不久之前这里已经改成了社区菜站。菜站约有四五十平方米,如超市的三排柜台上摆放着近百种蔬菜水果,所有的物品明码标价。

中午时分有附近居民前来买菜买水果。谈到这里的价钱,多位居民认为能接受,“而且有的东西比菜市场还便宜,比如鸡蛋。”这家菜站由一家公司经营,工作人员介绍,整个店铺常设两个工作人员,由于带有便民性质,其租金等方面能享受一部分补贴,因此尽可能做到低价。

一天中最闷热的时间莫过于中午,而菜站的空调让人凉爽舒适,店铺里干净且没有异味儿。“都叫菜站,可这跟早年间的菜站不一样啦。”顾客先生说。店员接话,“现在这天气如果不开空调,一个钟头过去菜就都蔫儿啦。开着空调您舒服,菜也舒服。”

除了这家店铺外,附近还有几家蔬菜小店、大小超市。在规划菜站位置的时候,街道工作人员考虑到了这些商业的位置后,将菜站设在店铺相对少的地区。如果有居民认为价格等因素不理想而需要选择其他商店,步行几分钟内也能找到。

早市方便但又堵又乱

广安门内街道办事处在此开设蔬菜商店,是因为在之前的几次整治中,暂时取消了位于广安胡同与老墙根街交叉路口处的“天和”、“老墙根”这两家紧挨着的菜市场。而这两处菜市场的前身,则是南侧百余米外、绵延整条定居胡同的早市。

王志军女士记得,这处早市出现于2000年前后,当时附近很多地方都是尚未改造的平房。定居胡同中的商贩越聚越多,逐渐形成了一条早市街。

这条胡同宽阔的地方将将容纳两辆汽车错身,窄处则只能容纳一辆车通过。“好在那年间逛早市遇不上汽车,”一位居民说,“早市里人挤人,推自行车的咱都嫌碍事儿。”早市也确实给居民们带来了便利,从商贩的三轮车上可以找到蔬菜水果、手纸锅盖等各种生活必需品,而且路边也开设了一些生鲜肉类和水产小店。早市规模达到顶峰的时候,商贩们还将摊位扩展到了定居胡同南北的小胡同里,“还有人在路边摆摊镶牙。”

之后很多居民逐渐拥有了汽车,想从这里通过,短短几百米走上个把钟头是家常便饭。这里曾进行过一些整治,比如在定居胡同南侧空地开设“天陶”等菜市场,就将部分商贩请进了屋。“但人们还是喜欢逛早市,这是北京人几十年来形成的习惯,认为早市东西新鲜、便宜。”一位胡同居民说。

吵醒的不是闹钟是喇叭

早市过后,胡同一片狼藉。“烂菜叶、草绳遍地,环卫工人扫不过来,也不能把所有的角落都扫干净。我们附近住户尤其害怕下雨,菜叶被来往的车一压,就成了烂泥,不小心就滑一跤。没法跟那些摆摊的讲素质,只能告诉孩子少出去玩。”住在定居胡同南侧的李先生说。

2014年,定居胡同的早市进行了一次较大规模的整治,这处存在了十多年的早市撤销后,商户们则搬迁到了“天和”、“老墙根”这两家菜市场。它们位于长椿苑小区临街的高层楼下。

经历了一个不长的过程后,定居胡同和周边平静下来,但住在高层楼上的居民遭了殃。每天早上楼下闹闹哄哄,按理说市场本应设在楼下的底商之内,结果数不清的商贩傍着市场又摆起小摊。街道工作人员说,每个早上都有工作人员在现场劝导,老墙根社区也不得不派出人手帮忙,反而练就了那些商贩们的“游击战术”,十几分钟就从东挪到西,再过一会儿挪回来。

摆摊商贩们占据了路边的便道甚至自行车道,来买菜的市民只好将自行车停放在机动车道上,南来北往的汽车则被堵在路口。“多少个早上,都是被一声声汽车喇叭给吵醒的。”很多居民都有王志军女士一样的烦恼。

“既有消费习惯的原因,也有市场本身管理不善的原因。”老墙根社区副主任马玥女士说,“按规矩,菜市场的管理方要做好门前三包,他们不认真执行,社区又只能劝导、没有执法权,导致居民们长期来反映,我们长期派人劝说,却始终没有明显的效果。”

开菜站建生活服务中心

今年4月底,广安门内街道下定决心,配合全市的疏解整治等工作,彻底治理这些扰民的早市。街道决定将两家市场所在的空间改为“百姓生活服务中心”,其中包括理发、老年活动站等便民设施,也包括一部分类似自由市场形式的蔬菜水果摊位。“既要保证一定的规模,满足居民的生活需求,也要控制市场不要和以前一样占道和扰民。”

百姓生活服务中心计划在今年年底前后彻底改造完毕。考虑到居民现在的需求,社区借助社会力量,调配来了几辆厢式货车,在菜站相对缺乏的地方临时设置摊位,还利用疏解后的房屋开设了菜站。

“我感觉各家菜站、商店的价钱,总体上比原来的自由市场高了,但各家店也有自己的特价产品。如果多转悠几家,还是能买到最便宜的菜。”王志军女士说,“现在买菜做饭的钱,相对于收入来说已经算不上什么。多花一点儿钱,换来更好的生活环境,完全可以接受。只是希望将来菜价的差距别太大,毕竟老百姓的钱还是要省着花嘛。”

菜站多了菜价就稳定了

72岁的杨同武先生也住在曾经的早市旁高楼上,一样饱受噪音的困扰。他曾是北京市二商局的一名职工,计划经济年代,北京的蔬菜等副食的供应都是由二商局完成的。

市场经济活跃之后,商业系统明显感受到了冲击。“咱北京的菜站干不过自由市场,后来就都转型了。自由市场从不要粮票,物资相对充足开始,就这样一步步取代了国营菜站。”而此次整治后,街道开设的部分便民菜站就是与二商系统合作建立,这会不会是国营菜站回归了呢?如果回归,会不会再次面临缺乏市场竞争,导致价格上涨等诸多问题?

杨同武认为,社区中已存在各种经济形式的商店,政府开设便民菜站,更大程度上是在考虑居民需求的同时引入了市场竞争。“发展到今天,人们生活水平上来了,就需要更好的生活环境,也可能为此付出一些成本,但这种成本不会太高。”

“北京正在下大力气疏解整治、改善城市面貌,这项工作刚刚开始,咱都别着急。自由市场取消了,但大大小小的便民菜站多起来。以前是商贩之间竞争,未来便是菜站之间的竞争。有竞争,菜价就不会太高。”杨同武说。

驻马店看前列腺炎医院有哪些

治疗男科专业医院哪家好

治甲状腺专科医院排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