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头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黑猪逃亡于落锅槽[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3:12:31 阅读: 来源:头枕厂家

东汉末年刘备帐下有位谋士叫庞统,军师中郎将,他才智与诸葛亮齐名,道号“凤雏”,他带领人马围雒县时不幸被流矢击中去世,他去世的地名叫“落凤坡”,似乎他的死是老天命里注定了的,他如果不进入“落凤坡”,就不会丧命。

四川军阀混战时期那个自封司令的邱黑猪战败于牛家寨,和十来个弟兄狂逃了一晚,好不容易天亮才逃进一山槽?十来人筋疲力尽,在一空坪处坐了下来。邱黑猪叫一个弟兄去向百姓打听一下这是个什么地方,回来在作商量。那个弟兄去了会儿回到邱黑猪身边说:“司令,这个地方叫落锅槽。”

邱黑猪听说这地方叫落锅槽,摇头直说:“天亡我也……”

邱黑猪真会亡于“落锅槽”吗?

话说那邱黑猪,在牛家寨安营扎寨,招兵买马,想扩充实力来占领更宽的地盘,成为名副其实的司令官。又来了一个刘团长强占了这个地盘,驻进了县城,成为县长。刘团长本想把邱黑猪这点残兵败将收在名下,给邱黑猪一个官儿当当,他邀请邱黑猪赴其寿宴邱黑猪不理,又派来人士来劝其归顺,都是水中捞月一场空。

刘县长肺都气炸了,令一名营长带领部队冲杀向刘家寨。势单力薄的邱黑猪战败,他舍得库里那从民间收刮来的银圆撒向敌阵,刘团长的兵在疯狂寻找银圆之时,邱黑猪带领剩下的人打开了寨门,慌忙逃窜。

邱黑猪二三十人,出了寨门,那大路已被敌兵层层阻挡,他们就逢坎而跳,遇旱地水田也当大路狂奔。有人跌倒了爬起来又快速跑,一口气不知跑了多远,知道追兵已经止步,才缓过神来,清点人数,就十来个人了。更令邱黑猪伤心的是他的小姨太跑丢了,他哭呼小姨太。几个弟兄劝他:“司令别伤心,我们只要有决心,把失散的兄弟们再聚拢,逐渐人强马壮,你又是千军万马的司令,还愁讨(娶)不到那样乖(美)的小姨太?”

邱黑猪再不哭了,他向大家说:“兄弟们,哪里才是我们的立足之地?”

大家围在邱黑猪身边,没有什么好的主意。一会儿一个弟兄说:“上山扎棚,坝下无法立足,刘团长对我们会与匪之名来个铲草除根。等到我们人强马壮,把那条牛(刘团长)的脑袋割下来当夜壶用。”

邱黑猪说,也只有这样了。另一个弟兄说:“上山扎棚是唯一的好办法。但是今晚不能上山,通往山上的路口都会被刘团长的官兵镇守,去闯关必亡。只有在坝下找地方躲起来,等到刘团长收兵后再上山不迟。”

邱黑猪也说我们只有躲藏到刘团长收兵才有上山的顺畅日子。他们去什么地方躲藏呢?那些乡长保长还会听这个自封司令官的令了吗?如此惨败的邱司令这块令牌还会灵吗?

他们想到了李乡长,有人建议说:“李乡长往日在司令面前点头哈腰,司令划征的钱粮,每次他都是按时完成。到乡公所找李乡长救救落难的弟兄们,今后东山再起,把这个李乡长升为县长。”

于是大家决定到乡公所找李乡长,一行人在黑夜里摸着前行。走了不久,一个弟兄说:“这乡公所不能去,李乡长现在的上司是刘县长,我们以往的交情断了。那乡公所里也有几十个乡丁,到时我们会自投罗网。”

邱黑猪听了,叫大家止步,得另想办法,再投他人。大家无计可施,不知去投何人。过了会儿又一人说:“我们直接到乡公所李乡长他是难处的,何不到李家大院李乡长老屋里去躲几天呢。”

大家听了说:“要得,要得。”

大家又转身走往李乡长李家大院,摸黑行了个多小时,到了李家大院不远处,邱黑猪对大家说:“我们不能全部踊入院里,叫两个兄弟先去说明来意,看看其态度再作决定。”

他说完点了两个弟兄先入院子。两个兄弟去了,一会听到院子里狗叫起来。等了较长时间,两个弟兄回到众人面前。大家忙问情况,两个兄弟都这样说:“这李乡长不在家。他很同情我们,资助了我们银圆,叫我们远离他管辖的地盘。”

邱黑猪说:“李乡长不认我们弟兄了,他不在家里仆人敢作主助我们银圆?叫我们远离他管辖的地盘,这不是李乡长的话,还会是他的仆人说的话吗?如今这银圆还能帮助我们吗?我们是要找安身之处,都饿得难受,是要求吃上一顿饱饭。”

大家听了邱黑猪的话,有人说:“李乡长认新主人,又去巴结刘县长了。往日的交住随风飘去,没有情义了。患难见真情,我们冲杀进去,李乡长不张视(接见)我们,我们就把他毛(杀)了。”

又有人说:“这个办法要不得,不要四方都是仇人?二天(有朝一日)这样的人还会为司令卖力的。今天他打发银圆就是要我们远走他乡,他不愿惹火烧身。”

邱黑猪说:“老子走好运时,他们都点头哈腰,像狗一样摇头摆尾,规规矩矩。如今老子走背时(落难)运,讨口饭吃都讨不到,找个床铺困(睡)一晚都不能。用银圆来打发叫花子(乞丐),叫我们远走他乡,生怕连累他,昔日交情断了,断了。”

说话间,天空雷声响起,狂风吹起来,一场暴雨就要来临。大家叹起气来,不知走往何处。一个弟兄说:“司令,不远处就是你岳父家,到他家去暂避风雨。”

一个弟兄说:“司令的岳父母是李乡长的远房亲戚,司令娶的少奶奶还是李乡长的媒人呀!去了也许李乡长仍会不高兴我们还在他这块地盘上。”

邱黑猪说:“天快下雨了,我们只好到我岳父院里避风雨。去了吃上饱饭,睡上好觉后再作决定。”

一行人走往邱黑猪岳父院子。进了院子,这院子不大,就五六间房子,主人是个有点薄田自耕自食的农家,年龄三十七八岁,育女儿才十六岁,前几月就被隔房表兄李乡长作媒嫁给这个邱司令做小姨太。这院子主人心内不愿这门亲事,自己女儿才十六岁,邱司令年近四十,可是银钱和权势打动了他的心。他把宝贝女儿嫁给了邱黑猪做姨太。他也得了很多银两,前不久又买了田地。邱黑猪见了这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岳父岳母,一口爹,一口娘地叫起来。叫得少岳父和岳母十分尴尬。少岳父岳母问邱黑猪:“我小女现在何处?”

邱黑猪说:“爹娘放心,近日打仗,我已经把她送到安全之处躲藏起来了。”

少岳父母立即叫人煮饭弄菜,让大家吃了个饱,安置大家入睡。少岳父对大家说:“大家今唤安心睡觉,兵慌马乱夜里就不要再走动。”

他说完退出,困了的大家就在屋里用稻草铺地铺席睡了。邱黑猪睡的里间床上。少岳父见没有动静了,他在旁边屋里出来,手里拿来大铁锁将门锁上,连同妻及小儿子冒雨而逃,他不认这个比自己年纪还大的女婿了,什么光杆司令,就是一个老二棒头子。打了败仗,且自己宝贝女儿下落不明。他们一家人逃到了邻院表兄家,这李乡长在家,一直未眠,他正急怕那邱黑猪称兄道弟连累自己。他听了夜里来的表弟一家人言语,他说:“先不要惊慌,只要他们在你家睡觉,我们也只有听刘县长的话,擒住邱黑猪立功。”

李乡长把几个家丁及长工数人集合起来,提的提枪,扛的扛铁锄,拿的拿绳子直奔邱黑猪睡处。

领头的人见院内清静,入得门前见锁原样锁着,他对大家小声说:“这些人心狠手毒,个个都是不要命的人,我们硬拚不是他们的对手,难擒住他们,他们不会乖乖地让我们擒住,吃亏的是我们。”

“怎么办才好?”大家小声问领头人。

领头人说:“风已停,雨已住,大家抱干柴来,放火来烧死他们。”

大家二话没说到了院子另处动手抱干柴,在邱黑猪睡觉的屋门外放起火来。霎时间,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大家退到远处观看,高兴得手舞足蹈,心想有功受赏的日子就会到来了。

忽听有人在屋后高呼:“老子姓邱的命大,烧不死老子。你们也不认我这个门客(女婿),等到老子出头之日,再给你们算帐。”

这邱黑猪虽然是个莽汉子,但也有心细之处,他估计这少岳父是应付而煮饭做菜、安排住宿,心中没有了这个门客(女婿)。他们把自己当成了“棒老二”(匪),擒住后有功领赏。他睡下后不久,立即起床对几个细声说:“今晚在这里也要防着点。”

有人想去开门观察外面,门已锁无法打开。邱黑猪说:“不要强打开门,把这后墙立即打洞,大家走这里出去。”

后墙是土坯砖砝的墙,他们不用吹灰之力打了个大洞逃到屋后大树下观察动静。没多久他们见到火光冲天,知道少岳父要灭他们。他们又逃,邱黑猪对大家说:“我们要抓紧时间逃往山上,这坝下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

他们大路不敢走,又不敢去闯关。他们只有在路边远处禾苗地里向前摸行。逃了一会,大家一身汗湿,气喘吁吁。突然眼前一条溪河阻了,有人说:“有河就有桥,寻桥过河。”

邱黑猪说:“寻桥过河会背时(遇害),桥边有守兵。只好下河游过去。”

大家听话,护着邱黑猪游到了对岸。

此时天快亮了,十来人已进入一山槽里,累了一晚的他们就地而坐。邱黑猪叫一个弟兄去打听一下这是什么地名。那人去了,一会儿转来对邱黑猪说:“这地方叫落锅槽。”

邱黑猪听了摇头叹气:“天亡我也。我这头‘猪’落入了‘锅’里,还会有生路?”说完大哭起来。

众人见邱黑猪又说又哭,不知如何是好,正急时,四处枪声大作,邱黑猪等人惨叫而亡,无一人幸免。

四川军阀混战时期没成气候的邱黑猪从此在川中消声匿迹。后山民挖坑将这十来具尸体埋了。

庞统逝于“落凤坡”,邱黑猪亡于“落锅槽。”生死存亡难道说真是老天注定了的?应该说是一种巧合吧!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