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头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何鸿燊澳门博彩业巨子的商战传奇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5:43:09 阅读: 来源:头枕厂家

何鸿燊:澳门博彩业巨子的商战传奇

何鸿燊,澳门博彩史上权势最大、获利最多、名气最响、在位最长的赌王,其赌王霸业屹立数十年而不倒!他控制的资产达5000亿港元之巨,稳坐澳门首富宝座。

何鸿燊出身香港名门望族,然而他的成就和名望并非靠祖先的荫庇。少年时父亲破产,家道中落,他饱尝世态炎凉;青年时他躲避战火逃到澳门,身上仅有10港元,赤手空拳,九死一生赢得百万身家。

重回澳门 进军博彩

何鸿燊发迹于澳门,受辱于澳门。1953年,何鸿燊在澳门豪强势力的逼迫下,带着满腔怒火和仇恨,结束澳门的大部分生意,返回香港。

回港后,何鸿燊致力于地产建筑生意。到1959年,他的身家已从离澳时的200万升到1000余万,跻身香港超级富豪。何鸿燊随时都盼望着有一天杀回澳门去,成为澳门有钱有势的大富豪。

但何鸿燊从没想过回澳门经营赌业,他向来对赌博敬而远之。1961年的一天,妹夫叶德利声称受赌枭叶汉的差遣,来鼓动何鸿燊加盟,他确实感到意外。何鸿燊对开赌虽然很陌生,却常常耳闻赌场的惊人利润。挟专营权开赌,专营权则是盈利的坚实保障。何鸿燊非常爽快,答应加盟挂帅扛大旗。

叶汉、何鸿燊互相提防,担心对方风头压过自己。在这种微妙的形势下,双方都需要另找一位有钱有势的港澳名人加入,最后找到了赫赫有名的大富豪霍英东。

在研讨投标书时,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何鸿燊,他侃侃说道:“我们在标书中的着眼点,既要牟大利,又要不牟利;短期不牟利,将来牟大利;对外不牟利,对内可牟利。其实,汉哥和老霍的话都有道理,牟利又不牟利是我们夺标的策略,是立足澳门之本。”

“为了长期利益,我们现在不可把眼睛盯在牟利上。我建议在投标申请书中写上这一条:如果投得赌牌,除保证缴纳专利税外,还将拿出赌业收入的10%,捐作慈善用途;而其余的90%,统统在澳门投资,保证不向澳门之外的地区投一分钱。总之,从赌场赚来的钱,全部用来建设澳门、繁荣澳门!”

霍英东时而点头,时而皱眉,显然对何鸿燊的观点有保留。霍英东插话道:“何鸿燊的建议我多半同意,我想我们有必要加上一条,如获牌照,我们将尽快疏通水道、兴建码头、公路等公共设施,改善澳门的交通,特别是使往返港澳的时间缩短,以吸引更多的香港人到澳门来旅游。”

叶汉说道:“你们的建议我都同意,也正是我报告里的意思。不过,何鸿燊谈到的90%,大家可要想明白,白纸黑字,到时候我们赖都赖不掉。”叶德利、叶北海、高海林等也不太同意这90%,钱不能揣进自己腰包,赚了钱等于没赚,还要把自己拴死在澳门。

何鸿燊道:“我们的公司不是纯粹的赌博公司,而是以旅游博彩为主的综合公司,除经营赌场,我们还经营酒店业、餐饮业、娱乐业、客运业、房地产等等,这些收入我们可以自由支配。如果搞得好,其他的收入会远远超过赌场收入。但是没有赌场,可能其他的收入都会没有,香港客来赌钱,就会住进你的酒店,或坐你的船,你可以利用开赌的方便揽下这些生意。”

10月上旬,赌界人士盼望已久的投标开标:现持牌财团泰兴公司的承价315万港元;何鸿燊、叶汉等香港商人组成的新财团出价316.7万港元。新财团仅比对手高出1.7万元,真是其险无比!何鸿燊、叶汉等人在心里惊呼:真是神仙助我!

澳门总督马济时亲自宣布:澳门“赌博娱乐”的专营权为何鸿燊为代表的新财团获得。这是自澳门开埠以来,第一位总督在大庭广众宣布赌牌归属,这不仅显示出马济时对“赌博娱乐”的重视,还使世俗的“偏门赌博”无形中提高了一个档次。两个月后,新财团还投得白鸽票、铺票的专营权。

有胆有识 化险为夷

在马济时总督宣布竞投结果的当日,就有人明里暗里放出话来,“规劝”新财团放弃赌牌,趁早收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平时,澳门各种势力之间的积怨很深,矛盾激烈时还会互相残杀。现在他们枪口一致对外,欲将香港来的这帮赌商撵出澳门!

问题出在捞过了界,霍英东始终这么认为。霍英东找何鸿燊商量,提出一个“大联合”的方案,即与澳门的商人合开赌场。最后,因为大多数人不赞成,霍英东的“大联合”方案流产了——这正是何鸿燊所希望看到的。

何鸿燊不忌讳什么捞过界,“天下是打下来的。除非你有祖业继承,你不敢捞过界,满世界就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何鸿燊用这句话回答霍英东的忠告。

旧势力恨得牙痒痒:必须在他们未立住脚跟就把他们撵跑!于是找到澳门当时有头有脸的何贤做说客,他们对何贤举起八只指头,要何贤劝何鸿燊等四人投降。这八只指头,就是对何鸿燊与新财团的“八大威胁”。

他们为何找何贤向新财团下“通牒”呢?何贤是当时澳门华人社会的第一号人物,1955年,他更被葡国政府委任为澳门政务会议华人代表,从而确定了他澳门华人领袖的地位。直到1983年逝世后,华人领袖的位置才由马万祺先生接替。

何贤不仅是华人领袖,也是当时澳门各帮各派间发生冲突的调解人。他是个在黑白两道、洋华之间都吃得开、行得通、立得住的人物。

何贤与傅老榕家有深厚的情谊,何贤又是何鸿燊的旧同事和好友。这次,旧势力也指望何贤带去“八大条”,何贤出于对何鸿燊“安全”的考虑,会奉劝新公司的持牌人何鸿燊放弃赌牌,离开澳门。

何贤约何鸿燊到“康乐俱乐部”见面,何贤向他转告对方的“八大条”:

第一条:要取何鸿燊的性命。第二条:要令澳门原有的酒店停业,让香港的赌客无栖身之处。第三条:要港澳船全部停航,香港赌客要过澳门,只能自己扒艇去。第四条:要派乞丐每天坐在新赌场门口,令赌客望而却步。第五条:要令澳门所有的私人楼宇,没有一所敢租场地给新集团作赌场。第六条:宁愿出钱,把澳门原来赌场的所有伙计、操盘手都养起来,不让他们到新赌场任职,令新集团半个有经验的人都聘不到。第七条:要在新赌场掷手榴弹,赌客有胆进去一次,也没胆进第二次。第八条:要在一切有关部门里,无论是澳门还是里斯本,利用自己的关系,阻碍新集团履行合约。

这“八大条”,几乎条条都可置何鸿燊集团于死地。何贤好心劝道:“是否放弃,不妨考虑。”何鸿燊说:“贤哥,多谢你的好意。如果不是他(指1953年逼走何鸿燊的豪强),换了别人,我可能知难而退。他现在跟泰兴的人同谋欲剿杀我们新财团,拜托贤哥转告他,这种事,吓别人可以,吓我何鸿燊,行不通!”见何鸿燊的态度如此强硬,何贤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何鸿燊心想,不能再重蹈兵败澳门的旧辙。这次退出澳门,以后休想在澳门立脚。就算今后还能投得赌牌,也不敢开赌。对手会得寸进尺,肆无忌惮地到赌场来捣乱。何鸿燊暗下决心,宁死也不向旧势力屈服!

当年他在澳门,冒着枪林弹雨出海押船,后来还死守油库击退持械歹徒的进攻。冒险生涯练就了他临危不惧、临难不慌的大帅气度,他想,你要我性命,那好,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旋即出价100万,放出风声:“如果我被打死,在48小时内,谁能把凶手杀死,这100万就归他所有,到我的律师那里支取。”家人朋友都替他担心,何鸿燊照常在澳门进进出出,胜似闲庭散步,身旁身后连保镖都没有一个。

澳门各路豪杰云集,为财而舍命杀人者大有人在。别说是100万的“天文数字”悬赏,1万块的酬金就能雇到替人杀人的“勇夫”。能像何鸿燊那样出手阔绰、缉杀凶手的富翁,当时能有几人?

第二条威胁,对方说到做到,一时间,澳门的一些主要酒店全部停业。天无绝人之路,原赌场所在地“新花园”及其附设的“爱华酒店”是澳门政府的物业。澳府既然把赌场专营权授予何鸿燊,必然会支持他开业。在何鸿燊和叶汉等人的游说下,澳府同意先把“爱华酒店”及赌场租给新公司,以后再向政府申请地皮盖新酒店和赌场。

旧势力妄图以酒店停业迫使香港的赌客无下榻处,其实此招只能短时间奏效,酒店停业对酒店老板极为不利。除了旧势力的头目直接拥有的酒店,其他的酒店老板莫不叫苦连天,阳奉阴违暗中接待香港赌客,若旧势力追究,就说接待的是香港商客。

对手的第三条来势汹汹,以炸船相威胁,竟然迫使港澳间所有的客船停航!澳门一向是香港的附庸,客船停航,澳门差不多成了孤岛,岂止是赌客来不了,港澳间正常的交往也停顿了。澳门的豪强势力和黑势力能量之大,连总督也奈何不得。马济时总督非常焦虑,他对何鸿燊说:“何先生,你必须保证,至少要有一艘港澳客船继续航行,否则,我不能让你的赌场开业。”

何鸿燊想起他在40年代参与组建的船务公司,该公司拥有“佛山轮”行驶于港澳之间。他在1953年被逼离澳门后,仍是“佛山轮”的永远董事,总经理则是何鸿燊曾救过的梁昌。

何鸿燊要求立即召开董事局非常会议。总经理梁昌说他很愿意帮何鸿燊的忙,但要对众董事共同拥有的资产负责,故不敢轻易开航。

何鸿燊找来“佛山轮”的资料查阅,发现该轮的章程中,有一款特别说明:董事局非常会议,只要有一名董事的要求就可以召开。

何鸿燊以此为根据要求召集港澳两地的董事出席非常会议。在董事会上,他陈述新公司的困难,恳求各位董事支持。董事中有两位德高望重的人物,一位是极有名望的慈善家邓肇坚爵士,一位是何鸿燊父亲的好友周竣年爵士。邓、周两位爵士以港澳间往来的大局出发,力主通航。最后,何鸿燊的提案获得半数以上董事的通过。

“佛山轮”终于开航了,炸船的威胁也仅仅是“威胁”,紧接着港澳间的“德星”号、“大来”号等客轮争先恐后恢复客运。

第四条威胁最不堪一击,对手要派乞丐坐在赌场门口,令赌客望而却步。何鸿燊觉得好笑,乞丐盈门,那么乞丐一定得了对方的钱。那好,既然你可以出钱请乞丐挡道,我可以出更高的价钱请乞丐打道回巢。

对手要以掷手榴弹相威胁,何鸿燊决定以黑对黑、以狠治狠。你掷一个手榴弹到我的赌场,我也掷一个手榴弹到你开的酒店;你掷两,我就还双。他放出风声,每回敬一个手榴弹,可来新公司支取1万元辛苦费。何鸿燊料想对手不敢在公共场所投掷手榴弹,他们果真不敢轻举妄动。

对方扬言要把原来泰兴公司的操盘手全养起来,令新公司的赌场得不到一个有经验的人。叶汉自告奋勇去拆招,泰兴的操盘手,要么是叶汉的同事,要么是叶汉的晚辈。叶汉问他们:泰兴公司会养你们一辈子吗?他们说恐怕会多支几个月的薪水,以后的薪水就不知上哪里去讨,那时泰兴公司也不存在了,还望汉哥多多关照提携。新赌场开张,叶汉挑了部分精干的操盘手等来开工,他们也甘愿放弃原公司的朝不保夕的“养老费”。新公司赌场全盛时,叶汉除去傅、高两家的心腹、宠臣未用,绝大部分泰兴的旧属都招到新公司旗下,另外,还大力培养了新人。

志存高远 最终胜出

娱乐公司的成立,不仅标志着澳门的博彩业跨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也正式揭开了新一轮赌王争霸战的序幕。叶汉、何鸿燊都是雄心勃勃之人,但何鸿燊的起点更高、觉悟更早、心机更足、行动更隐。

开业之前内定的人事安排是:叶德利任董事长,霍英东、叶汉任常务董事,何鸿燊任董事总经理,叶汉另兼赌场总经理。为区别何鸿燊的总经理一职,习惯上称叶汉万为赌场“总管”。叶汉万没想到,这个董事总经理,会成为给他带来无穷灾难的祸根。

元月1日,爱华酒店的新花园赌场开幕。慑于旧势力的威胁,赌客寥寥无几。何鸿燊等人深为担心,唯有寄希望于赌场总管叶汉,说:“是死是活,全在你了。”叶汉自信道:“我开赌没有不旺的道理!”果然经叶汉几板斧,生意日渐转旺,每天的盈利达三四万元。叶汉增设了西洋玩意后,生意越来越红火,在农历正月,每天进账竟高达10余万元。

60年代的叶汉委实风光,无论是民间还是传媒,都称叶汉为“澳门赌王”。从“赌”的角度,叶汉无愧于赌王称号。精通中西赌术,亦善于管赌,他把赌场打理得有声有色,日兴月隆。

何鸿燊则韬光养晦,在许多地方表现得极为大度。比如每年大年初一,总督要光临中心赌场,并首开“年赌”,以表示政府对博彩业的重视,祝贺赌场财源广进。每次都是由叶汉以澳门赌王的身份,恭迎澳督,陪同澳督玩新年第一手牌,还带总督巡视赌场。职务比叶汉高的何鸿燊都不曾亲领此番殊荣。但大度的何鸿燊,绝不是吃素的!叶德利只做了一届董事长,便声明不干,并且永远不干。董事长职位便由霍英东接替。开初,四位董事只是职务不同,股权却是均等的,叶汉、叶德利、何鸿燊、霍英东都是每人一份,总股本300万元,各股东股份均等。

赌场开了张,赌客与日俱增,赌场盈利滚滚,股值大增。霍英东出任董事长后的第一次董事会议,何鸿燊在会上提出把公司股本扩到1000万元。叶汉当即跳起来反对:“加股我不同意!”

董事长霍英东建议通过表决方式决定。四个常务董事,叶德利是何鸿燊的妹夫,霍英东是何鸿燊的好友。3比1的巨大悬殊,气得叶汉无话可说,最后,何鸿燊和霍英东各认了200万股。两次扩股,叶汉原有的股权两板斧就给削弱了,这等于割他的肉。以后新建葡京大酒店赌场,公司再次扩股,叶汉的股份继续摊薄到10%。

何鸿燊和霍英东后来都成为百亿巨富,霍英东的庞大资产是由香港有荣公司撑起来的,何鸿燊的巨额财富都是由赌业直接或间接衍生的。

叶汉与何鸿燊之间争权夺利斗得很厉害,但他们也有共同点——都希望事业兴旺发达。叶汉专管赌场事务,何鸿燊除了处理与政府间的关系,主要精力放在围绕赌业的宏观建设。所以两人积怨很深,但还不至于撕破脸皮公开干仗。

1963年,香港经济呈现出起飞的良好势头,娱乐公司从外国购置了水翼船,投入港澳间海上客运。第一艘水翼船以澳门路环岛的名称命名,“路环号”的航程时间由普通轮船的3小时,缩短为1个多小时,是当时亚洲第一艘水翼船。 “路环号”开航后,促使来澳的港客大增。同年,何鸿燊以娱乐公司的名义,赞助创办澳门《星报》。该报大力鼓吹澳门经济繁荣,介绍澳门的博彩娱乐,及其他吃喝玩乐。《星报》成了港客旅澳的“指路明灯”,到1965年,来澳门旅游的客人全年激增到125.6万人次,赌博首创奇功!

这一年,娱乐公司斥巨资购买喷射式水翼船。这种船用的是美国波音飞机的发动机,较普通水翼船要快一倍,往返港澳只需1个多小时。来澳的赌客与年俱增。1970年6月,斥资6000多万元建造的葡京酒店首期工程竣工,举世闻名的“葡京娱乐场”便附设在葡京酒店翼楼里。它是东方赌城澳门的象征。

一山不容二虎,一个赌坛不能同时有两个赌王。1970年葡京娱乐场开业,叶汉的声誉也步入巅峰。新赌王何鸿燊带着微笑,进入老赌王叶汉的城堡——葡京大赌场,与他进行正面较量。何鸿燊亲自坐镇葡京赌场,暗察赌场管理。没过多久,何鸿燊不与叶汉商量,突然对赌场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推行现代化企业管理方式,建立严格的规章制度。叶汉认为,这一切都是冲着他来的,是泄私愤。叶汉佩服何鸿燊的营商才能,但绝不恭维他的赌才。

叶汉在澳门赌坛树大根深,他几十年赢得的巨大声誉如雷贯耳,赌场上的骨干几乎都是他的人。但何鸿燊经过暗察和了解,知道赌场并非铁板一块,他笼络下属的功夫尚欠火候。在外界,由于叶汉的狂妄自傲,难有至交深交。叶汉虽有多次与澳督陪赌陪酒的机会,他却不善利用这层关系,进而与澳督交上朋友。这些,何鸿燊不知要比叶汉高出多少筹!何鸿燊已在全局赢了叶汉,在赌场目前仍处下风。他知道,要在赌场立住脚,必须有一班自己的人马,应尽快把他们安插到赌场的要害部门,逐渐把叶汉的根基掏空。

叶汉不敌疏于赌术、但精于权术的何鸿燊,眼睁睁看着自己行将成为赌坛的孤家寡人,仅剩赌王的空头衔了。并且,很快,连赌王的头衔都成了问题!

1974年,嘉乐庇总督卸任,11月19日李安道总督来澳供职。1975年春节,澳门富豪宴请李安道。以往,这种场合,何鸿燊会让叶汉与澳督同席,华人领袖何贤也会尊重娱乐公司的意见安排席位。可这次叶汉的席位却远离澳督,何鸿燊谈笑风生与李安道总督坐在一席!

叶汉认为何鸿燊逼人太甚,在此之前,大权旁落的叶汉已表示出隐退之意。此时,叶汉正式提出,他年事已高,想退休,但有一个条件,必须让他的儿子进入董事局,接替他的位置参与管理赌场。何鸿燊表示反对,霍英东、叶德利沉默。人怎么会这样?叶汉弄不明白,他一时呆住了,竟没有像往常那样大吵大闹。叶汉强忍住心头之火,要与何鸿燊作一次生死存亡的较量!

1975年,正好娱乐公司与政府签订的合约期满,叶汉拉拢香港地产、珠宝大亨郑裕彤,联手向澳府提出以增加赌税为条件,企图夺取赌场专营大权。何鸿燊在政府、在港澳的关系密如蛛网,他几招下来,便化险为夷,不仅瓦解了叶、郑集团,还与郑裕彤交上了朋友,成为日后生意上的紧密伙伴。叶汉无功而退,于这年正式宣布退休,把辛辛苦苦创立的赌业江山拱手让给对头何鸿燊,只保留原有的股份。志存高远,不局限于精通一技一艺,这是善于治人的何鸿燊最终赢了长于治赌的叶汉的真正秘诀。(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浙江LED配电柜

济南薄膜塑封机

重庆浴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