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头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金断供互保模式拖垮柯桥纺织企业-【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21 17:06:40 阅读: 来源:头枕厂家

绍兴被称为“中国第一纺织重镇”,拥有规模庞大的轻纺产业群资料图

从刚刚停产的浙江江龙控股集团(以下简称“江龙”)望过去,正好是金柯桥大道,沿着金柯桥大道往杭甬高速公路方向,按照规划,将会出现100座高楼大厦,中国最出色的外贸从业人员都将云集此地,从事蓬勃发展的外贸事业。

现在看起来,这个计划似乎要搁浅了。10月份已经成为“柯桥危机月”:亚洲最大的PTA(5826,-244.00,-4.02%,吧)生产企业华联三鑫陷破产困境,负债高达105亿元;紧接着,中国最大印染企业江龙控股集团也面临破产危机。至今,危机并没有止步,绍兴地区停产的龙头企业不断出现。

柯桥经济开发区,是1993年设立的省级经济开发区,柯桥所在的绍兴位于浙中地区,不这里仅有享誉海内外的中国轻纺城,更有规模庞大的轻纺产业群。

荣誉只属于过去

作为“中国第一纺织重镇”的绍兴县,当地两大支柱产业就是纺织和外贸。因此,有一个雄心勃勃的“金柯桥”100幢外贸大厦计划,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是华联三鑫和江龙控股陷入困境之后,100幢外贸大厦,也有可能要成为一个烂尾工程了。

在绍兴柯桥附近的奇贤镇,五环氨纶实业集团有限公司门口(以下简称“五环氨纶”)门可罗雀,昔日的繁华似乎已不再。

在办公室大门口显眼处,贴着一张告示,从10月13日开始正式停止生产,齐贤镇镇政府专门成立的委托接受工作组成员也已经进驻到企业。

“从今年年初开始,企业就经常拖欠工资,好几个月的工资都只发了一部分。”五环氨纶一位来自安徽的陈姓女员工告诉记者,“几个家乡的小姐妹都在柯桥打工,现在大部分纺织企业都不景气,就算跳槽,也不知道跳到什么地方去。”

危机频频,华联三鑫股东之一展望集团已经成为浙江银行界的重点监管对象,现在各大银行都已经暂停对展望发放贷款。还有浙江加佰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这家企业目前的状况更令人担忧,在公司濒临破产的情况下,加佰利的董事长目前已经离境。

这些,都曾是柯桥首屈一指的企业。就在前一年,柯桥还提出了“总部经济”概念,根据中国轻纺城“611”工程计划,柯北新城将在未来6年集中规划建设100幢总部大楼,设立总部经济园区。

如果只看以前的企业资质,似乎出事的每家企业都曾被包装成“三好学生”。比如刚刚停产的五环氨纶,就是一家有28年历史的企业。公开资料显示,这家企业从1998年至2003年连续5年被评为先进民营企业,2001年公司产品被中国社会经济调查中心认定为“中国物资商品采购用户首选品牌”,公司还是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会员,生产氨纶系列产品为主的高科技产品。

可惜的是,“荣誉只属于过去”。“和江龙的问题一样,也是资不抵债,外面欠的钱太多。”五环氨纶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

江龙集团成导火索

现在看起来,江龙集团是整个柯桥地方企业陷于困境的导火索。

问题也是从拖欠货款和员工工资开始暴露的。一位上海来的供货商胡先生告诉记者,从去年开始,江龙集团就陆续拖欠工资,去年下半年基本没有准时发放过货款,到了今年6月,货款就没有再给过。合作了三年多,更相信“道义”的胡先生还是给江龙陆续多供了三个多月的货,这部分货现在已经变成供货商欠款单里的一笔数字:200万元。

银行在这种时候要显得精明许多,“事实上,今年开始就只有少数几家银行在给江龙继续提供贷款,贷款今年到期的,基本上都没有再发放过新的。”绍兴一家国有银行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消息在当地传得很快,当下面的业务员听说江龙连中、高层管理人员2007年的红包都没有发过,他们就果断地停止了贷款。

和江龙一样,五环氨纶的危机也是从拖欠员工工资开始的。“今年上半年的工资就没有全发,都只是发了部分,每个月都拿不全工资。”姓陈的女工告诉记者,她们也并不知道企业的情况有这么糟糕,甚至在9月份,企业的高层还安抚他们,说今年一定会迎来好日子。

江龙成为典型案例中的一个代表,尽管创业的夫妇来自江苏,尽管他们2003年才开始办公司,但是他们赶上了最好的时候。一位供货商代表表示,“他们迅速融入了绍兴这个圈子。绍兴这两年在纺织政策上的扶持让他们如鱼得水。”

这个故事和其他企业的例子听上去并无不同。绍兴一家股份制银行深觉侥幸,江龙欠款1500万元,在23家授信银行中,排到第21位,“现在还没有官方的说法,具体江龙欠了多少钱。”绍兴市政府一位知情人士表示,绍兴一位副市长15日让当地有关部门拿出江龙欠款的统计数据。

记者手头拿到的一份绍兴县工业企业100强缴税名单显示,在今年1–4月份的统计名单里,精工集团实缴税列第一,华联三鑫列第八、赐福化纤第十四,浙江江龙纺织印染有限公司排在了第七,江龙旗下的南方控股列在第二十位。展望集团、加佰利也都排在了前五十位左右。此外,浙江五洋印染排在了第四十七位,雄峰集团在六十七位。在这份名单里,基本上都是纺织企业唱主角,“这个是今年上半年的,当时情况还不算太差,如果放在去年上半年,可能数据就会更好看些。”业内人士透露。

如果把这些企业的纳税相加,将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但很多表面光鲜的行业内大企业却暴露出其在资金链方面的脆弱。

首当其冲的是华联三鑫,这家曾经的亚洲最大PTA生产企业,就有包括华联控股(2.12,0.02,0.95%,吧)在内的多家企业提供了93笔保证担保,华西集团、精工集团为部分担保提供了反担保。

互保成为当地非常普遍的一种模式。展望集团、加佰利这两家正处于风雨飘摇中的企业,为华联三鑫提供的担保额分别至少达到20亿元和15亿元。

当地的8家企业给江龙控股提供了担保,其中最大的一家浙江雄峰进出口有限公司提供了4.5亿的担保,加上浙江稽山印染有限公司、浙江五洋印染有限公司,这三家企业给江龙控股提供的担保占到了其借款总额的80%以上。

华联控股、展望集团、加佰利控股集团、浙江天马、永隆实业、南方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浙江赐富集团有限公司这众多企业都被牵扯在内。更为可怕的是,这些企业之间,都存在互相担保的情况。一旦一个点被点爆,就会引起一个面的爆炸。

绍兴市担保业的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比如,江龙控股旗下的南方控股集团,为华联三鑫提供了担保,这两家企业本身牵扯的互保企业就很多,这样一来,就等于织了一个密密麻麻的网,这个网到底有多大,谁也说不清楚。”江龙控股的一位供应商告诉记者,他们本身也是集团公司,都是子公司和集团公司相互担保,象他们这样的情况,在绍兴少见,绍兴基本上都是大企业和大企业之间相互担保。

这些和华联三鑫、江龙集团相互担保的绍兴本地企业间涉及面很广,资金量很大,这位业内人士表示,绍兴这些企业,一旦危机爆发的话,对整个地区经济都是非常大的冲击。

临沂电梯维护

水产养殖防渗土工膜

北京午晟智造

钢制防火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