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头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社交网络绘制泛高校时代校园生活指南

发布时间:2020-06-29 19:08:16 阅读: 来源:头枕厂家

上海孩子最不愿去外地上学,大学生在校期间平均谈恋爱0.78次,中国传媒大学学子花销最大,协和医科大学学生网购次数最多,中国政法大学学生自习最方便……

这些关于大学生活方方面面的有趣数据,来自清华—人人社会化媒体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中心”)近日发布的“人人指数”调查报告。报告的样本来自人人网上活跃的全国近4万注册用户,针对高考生、大学生、毕业生三个不同生活阶段的群体,分别从报考热度指数、校园生活指数、求职就业指数三大类整理分析出各类数据。这份报告不仅在大学生中引起了热议,也为将要报考大学的高考生和面临“最难就业季”的大学毕业生提供了一份别样的指南。

作为国内首个社交网络公司和顶尖高校合作建立的社会化媒体研究机构,通过社交网络“管窥蠡测”,能否得出反映中国大学生高校生活学习的“天气预报”?

校园生活指数:离学生再近一些

“人人指数”的很多内容都令人耳目一新。从教育部的排行榜中学生可以了解到各高校各学科的排名,从“人人指数”中学生则可以看看哪所高校上自习最方便,什么专业易出“文献帝”,哪所高校吃饭最实惠;家长也能根据不同高校的平均月开销参考给孩子的生活费,或是为孩子挑一所学风好的高校。

曾经在南京读大学的李艳就很认同“人人指数”所提出的“校园生活”的整体概念,她认为大学不仅仅只有学习,很重要的一部分是“生活”。以往的大学排名都是定性的、客观的,诸如科研水平、学术论文、著名校友的数量等,“和学生离得有点远,实际上大学生在校园里是一种活生生的存在”。

2013年年初,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党委书记、清华-人人社会化媒体研究中心主任金兼斌教授在规划这项调查时,曾专门安排学生去调研“大学生对于高校学习生活最关注什么”,经过数轮深度访谈,最终确定了相应的指标。

为了保证调查结果的有效性和可推广性,研究中心向全国112所高校的人人网活跃用户发送了40万份问卷,并按照学校人数比例分层随机发放样本,最终得到有效样本高三应届生用户近4000人,全国112所大学的活跃本科生和研究生两万余名,及活跃毕业生近1.4万人。

人人公司副总裁黄晶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最感兴趣的是“报考指数”和“就业指数”,尤其在专业和行业方面,能为广大学子报考大学、选择专业以及踏入社会的第一步提供帮助。

但在中国人民大学学生王钟的看来,有些“人人指数”的维度相对感性化了。以学风为例,报告中的测量标准为选课学分、课堂出勤、自习时间、考试风纪四个维度,似乎都是一种自上而下的、涉及管理层面的考察。“理工科大学的学生本身就需要大量上自习以消化试题,但这不能全然代表一个学校的学风”。

有趣的是,报告公布后竟收到来自学校官方 “求原版报告”的邮件。北京理工大学在“学风评价”中排名第三,该校学工处工作人员在看到报告后特地写邮件询问详细内容,“好学风”也许会成为北理工明年招生时一张新的好名片。

社交网络调查靠不靠谱

通过社交网络发布网络问卷进行调查,得出的结论靠谱吗?

6月18日“人人指数”向社会发布后,有些媒体转载时动辄冠以“中国大学生”的标题,如“调查:中国大学生在校期间平均恋爱0.78次”等在网络上备受热议。金兼斌教授提醒公众,这次调查是基于对人人网上的活跃用户而作的抽样调查,因此,调查结论也只可推广到此。比如,报告中关于清华学生的种种描述,其实指的是在人人网上活跃的清华学子的情况,未必是清华全体学生情况的真实写照。

除去以上误读,在人人网上的评论中,记者还发现也有学生评论自己的经历与学校的指数相比“拖后腿”了,直呼“现实并不是那样的”。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徐煜是金兼斌教授的研究生,同时也是“人人指数”调查报告的主要撰写人之一,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网络问卷调查相比传统的社会调查方法而言有诸多优势,它不仅便捷经济,更广泛及时。但和一般的社会调查一样,都有一个结论推广的问题,事实上,结论的推广意义是被研究所规定的总体所严格限定的。

“绝大多数的社会调查是不可能将总体中的所有个案进行一一调查的,特别是总体成员特别多的时候。”徐煜说,“我们"人人指数"调查的并不是中国所有的大学生,而是人人网中的112所高校的大学生活跃用户,这一点很重要。”

徐煜向记者介绍中心的抽样方法时说:“概率抽样是连接样本和总体的桥梁。在这次调查中,我们就采用了概率抽样中的分层抽样方法。以此为基础,再加上我们的样本数量已经大大超过了最低要求,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从样本中所得到的结论可以有效反映出被研究总体的一般性情况。”

现在互联网研究中比较流行的方法是数据挖掘技术,但一方面数据挖掘会牵涉到用户的个人隐私,另一方面数据挖掘能够获得的均是一些客观数据,就社交网站平台而言,主要是一些关系数据和内容数据,但它往往无法反映出用户的一些主观态度和他们线下生活中的一些行为。“考虑到这些原因,我们的调查才会采用一些用户自报告的数据。”徐煜说。

报告基本成型之后,为了让受众更乐于接受“人人指数”,中心的团队煞费苦心地编撰出了近千字的“报告和新观点”,于是乎“借问学风何处优?清华上交北理工”、“科研氛围何处佳?医药农工科研忙,外语经法氛围差”等顺口溜式的表达方式风靡互联网。

社会化媒体研究领域,“企业+学校”的大胆尝试

清华—人人社会化媒体研究中心的成立过程,躲不开人人公司的创始者与清华的渊源。陈一舟当年从美国斯坦福大学毕业后,和同为斯坦福毕业的同学周云帆、杨宁一起,在清华南门外一个叫“三才堂”的写字楼中的几间简陋的办公室开始创业,与合作伙伴一起成功创办了人人网的前身Chinaren网站。

陈一舟表示,清华是他创业生涯的最初基地。与清华在人才培养和前沿研究上进行合作,通过回馈清华回馈社会,公司上下都有共识。

但感恩,并不是人人公司与清华合作的全部意义。

黄晶说,人人公司此举是为了更深刻地研究社交网络和社交传播,以期找出其中的规律,并探索新的社交产品,为用户提供体验更好、价值更高的服务。“研究中心着眼于基础理论研究和长期研究,对企业提升长期核心竞争力和壁垒起到好的作用,而中心的研究成果也可以共享并通过人人网产品化。”

中心从酝酿之初就定位为跨学科研究平台,参与的院系包括清华新闻传播学院、计算机系、经济管理学院、社会科学学院、美术学院等师生。成立之后,每周都举办学科融合性质的沙龙和交流活动。徐煜身为新闻学院的学生,却没有修过一门采写编评的课程,每天研究社交网络中的传播关系。

同时,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总是绕不开社交网络这个概念。Facebook、LinkedIn等五花八门的产品,在丰富人们业余生活的同时,也为研究者提供了大量珍贵的数据。以往只能依靠有限的调研或模拟才能进行的社会网络分析(SNA),现在具备了大规模开展和实施的条件。

据了解,国际上也有不少类似从事数据挖掘、社会化媒体研究的机构,其中既有如企业自办的美国微软互联网服务中心,也有如高校独办的香港城市大学互联网挖掘实验室。但是清华—人人社会化媒体研究中心这样“校企合作”的社会化媒体研究机构还是很少见的。

金兼斌教授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明年中心可能推出一些新的指数,以反映社会中某一群体通过社会化媒体所呈现出来的风貌。另外,中心也可能综合采用调查和数据挖掘相结合的办法,以提高对有关现象的理解。

国外翻墙回国内看视频

手机回国看视频

国外看B站

相关阅读